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正文

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今年五月,英国约克大学的生物化学家马修‧柯林斯(Matthew Collins)在博德利图书馆举办了一场研讨会,与在场的多位生物学家、图书管理员和中世纪学者分享探讨古书的分析方法。过去五年,柯林斯和研究团队持续研究一本于十二世纪製作的《路加福音》抄本,他们发现羊皮纸里蕴含着「丰富的分子数据」。

  柯林斯表示,中世纪的手稿文献代表了一个未开发的生物数据库,这些生物线索揭示了不为人知的中世纪生活,从畜牧产业、经济活动到疾病。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中世纪诗歌学者的提摩西‧斯汀森(Timothy Stinson)提到,随着开启新的研究领域,他们希望揭露「数百年来接触书籍的僧侣、文士、读者、诗人和乡绅所构成的中世纪繁华世界」。

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这本十二世纪完成的《路加福音》抄本在2009年的苏富比拍卖会上,卖给了历史学家威廉‧扎克斯(William Zachs)。古书的内容和独特的装饰样式显示,它是由英国坎特伯里圣奥古斯丁修道院的文士于公元1120年左右完成,内容包含了《路加福音》的文本和注解评论,也是少数仍保有原始封面的中世纪古书之一,而且书况非常良好。

  身为爱丁堡大学名誉研究员的扎克斯想知道,这本书究竟是用何种动物皮革製成白色的皮革书封,于是在2012年同意柯林斯的研究团队对此书进行研究。柯林斯的团队很快意识到,羊皮纸中的蛋白质提供了一系列关于中世纪欧洲畜牧经济学的兽皮线索,而与柯林斯合作的斯汀森则说:「有了这本书,你可以获得一年又一年的古老资讯,包括中世纪的动物饲养情形。」

  但是,古书拥有者不可能同意他们裁剪古老的羊皮纸样本进行检测。柯林斯指出:「为珍稀的古书取样,比为人类化石或牙齿取样还更艰难。」

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因此,柯林斯的研究团队开发出一种能从羊皮纸中提取古老蛋白质的非破坏性方法。图书管理员通常会用「乾洗」的方式清洁古书,也就是以聚氯乙烯製成的橡皮擦轻轻擦拭手稿污渍,研究团队发现这些橡皮擦扫过页面后会将微小的纤维拉起,而这些从羊皮纸上撷取的蛋白质便能用光谱仪进行分离和分析。当扎克斯接触柯林斯的团队时,他们才刚开发出这种方法,于是研究人员便把它应用到《路加福音》上。

  检测结果发现,这本书的封面是用英国常见的麆鹿皮製成,但是书带则是用其他较大的鹿种,例如欧洲大陆的红鹿或黇鹿皮所製成,牠们很可能是1066年诺曼第公爵威廉征服英国之后引进的鹿种。研究人员推测,这本书製作的时间很可能正经历一段过渡时期,本地原生的麆鹿正逐渐减少,而地主和修道院开始饲养更大型的欧洲鹿种。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动物学家纳欧蜜‧赛克斯(Naomi Sykes)也表示,十一世纪时诺曼人在许多英国修道院建立了缮写室,而他们对动物皮毛的偏好肯定对饲养哪种动物产生了巨大影响,但是并没有历史文献记录了这种转变。

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至于手稿本身的内容,苏富比拍卖介绍将其描述为牛皮纸,或是牛犊製成的精緻小牛皮纸;但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的羊皮纸和纸张保存员Jiří Vnouček研究时注意到有些页面的材质比较差,上面有黑色的毛囊和毛孔和寄生虫的疤痕,这种特徵与典型牛皮纸的纯白表面相差甚远。Vnouček说:「它或许是用一种奇特的牛製成。」因此建议研究团队针对所有页面进行抽样检测。

  检测结果令人惊讶,这些不寻常的页面其实是由山羊皮製成。柯林斯表示,山羊皮的使用非常罕见,因为只有在较不富裕的地区才会出现。这说明了即使是专门製作抄本的缮写室,也可能面临缺乏小牛皮和绵羊皮的窘境。柯林斯猜测,也许是修士想让绵羊成年以获取更多羊毛,毕竟羊毛是中世纪修道院的重要经济来源;也有可能是他们饲养的牧群太小,才被迫使用山羊皮。进一步的分析显示,这本《路加福音》估计是由8.5只小牛、10.5只绵羊和半只山羊的皮製作而成。

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都柏林三一学院丹‧布雷德利实验室的马修‧蒂斯代尔(Matthew Teasdale)博士则在研讨会上彙报了另一本古书《约克福音》的情况。《约克福音》是唯一倖存留有十四至十六世纪英国神职人员誓言的福音书,该书至今仍然用于弥撒仪式,而它提供了罕见的人类接触记录:蒂斯代尔从橡皮擦中提取出的DNA里,有将近20%来自人类或与人类有关的微生物。他在研讨会上指出,包含誓言的页面被阅读、亲吻和触摸,充满着人类与相关微生物的DNA。例如,研究人员发现存于人类皮肤和鼻子里的细菌DNA,包括导致痤疮的丙酸桿菌属(Propionibacterium)和葡萄球菌属(Staphylococcus)。

  许多中世纪手稿都有变暗或变色的页面,这些页面往往涂有大量指纹,是很久以前人们经常触摸或亲吻的迹象。蒂斯代尔表示,如果能有更大量地检验数据,这些橡皮擦所撷取的DNA或许可以揭示神职人员的头髮和眼睛颜色,以及他们可能患有的疾病和祖先血缘。

山羊、蠹鱼、修士的吻:书的生物学

  宾州天普大学的生物学家布莱尔‧赫德斯(Blair Hedges)也在研讨会上说明于《路加福音》上量测的书洞结果:被蠹鱼所蛀的洞直径为1.3毫米,是由北欧的家具甲虫(Anobium punctatum)啃出来的,并证实了这本《路加福音》是製作并存放于英国或北欧地区,而非南欧。赫德斯说:「家具甲虫在橡木里产卵,接着与皮革绑在一起,幼虫潜伏在里面多年然后发育为成虫。这个书洞是由900年前的蠹鱼啃食的,也是我见过最大的书洞。」

  受欧盟和图书业者的资助,柯林斯目前正造访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图书馆收集古书的生物线索,而其他学者也开始为古书取样进入这块领域:根据报导,研究死海古卷的以色列研究人员,最近也声称从羊皮纸里取得古代的DNA。而斯汀森则试图从中世纪的诗歌文本里撷取DNA样本,他说:「我们想要建立一个羊皮纸的DNA数据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