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健康成为一种时尚

正文
上一次,我们谈到如何透过「医疗云」协助健保开源。除了开源之外,还有别的方法吗?有的。这一次,我们将讨论如何以节流来挽救健保。
提到节流,会想到什幺?裁员、降低医疗水平、简化服务品质?这些陈旧的思考,都不是能抢救健保的创新思维。
高龄化加少子化, 健保财务雪上加霜健保实施至今,已历经四次财务危机。每一次,政府都以提高保费来度过眼前难关。在我们探讨节流方案之前,先来看看,究竟是哪些因素或驱力,造成健保的财务困顿。
第一个驱力是持续引进昂贵的医疗新科技。世界各地的医疗团队不断地针对各种疾 病,研发出最先进的医疗器材与药物,病人也会希望政府引进这些创新的医疗科技。
但整个社会能投入全民健保预算有限,如果必须同时给付高价的新技术与新药物〈如治疗癌症的标靶药物〉,又要支付大量的小病药物〈如感冒药〉,全民健保很难不透支。
第二个是人口结构高龄化。现今每一百个台湾人,就有12位65岁以上老人。年纪愈大,我们需要健保,但更需要健康。健保必须拉回「保险」的本质,让被保险人为自己的「不断出险」负担部分责任。
病痛愈多,医疗花费相对也高。假设65 岁以上老人的疾病发生率不变,那光是「老年人口增加」单一因素,每十年健保的总支出就会增加一千亿元。当然,人口结构之所以会高龄化,跟先进的医疗技术延续人们生命,以及第三个趋力─少子化亦息息相关。
年轻人变少,老年人相对增加。少子化是人口结构变化裏最让人担心的趋势。民国五十年代,每年约有四十二、三万新生儿出生;到了民国九十年前后开始少于三十万,近年更遽减至十六、七万,仅剩十年前的一半。
中情局世界概况〈The World Fact Book〉估计各国二〇一三年的出生率,台湾在223国中排名第215名,是倒数第9。台湾社会在朝向高龄化发展时,又面临了少子化的冲击。
花钱的人大量增加,工作赚钱与付保费的人却在大幅减少,使得原本已然入不敷出的健保财务问题更是雪上加霜。最后一个因素,即是健保制度本身。
在没有全民健保的国家,罹患罕见疾病或绝症,必须支出相当高昂的医疗费用。台湾因为有健保,重症病患的负担得以减轻,财务风险获得分担,这部分符合保险本质。
但除此之外,现行制度让民众缴了一定金额就能「看到饱」,也衍生出病人「逛医院」、囤药的贪小便宜心态。没有适当的规範来节制民众使用医疗资源,不仅浪费健保美意,人满为患的门诊与急诊,更让医护人员不堪负荷。
增加保费可以吗?健保既然亏本,为何不大幅增加保费?有人认为全民健保还有很大的调涨空间,并以美国每年有17%的GDP是花费在医疗保险上,而台湾不到7%来立论。
但持此观点者没有考虑到,小国台湾不像美国,持续有境外移入的青壮人口补充劳动力。除非台湾在短期的未来,就能启动重大的产业转型成功,减少维持国家GDP所需要的工作人力,否则再过二十年,青壮人口少了一半,GDP如何维持现在的成长水平?
届 时,政府与人民又哪有收入支付节节高升的保费?健保初衷,是让弱势不因贫困而无法就医。但实施至今,已被社会福利化,成为一个全民皆仰赖的制度,因此,健保是不能倒闭的。
不能宣告破产、调高保费又变成向未来举债,健保该如何节流?个人浅见是在某些层 面上,健保必须拉回「保险」的本质,让被保险人为自己的「不断出险」负担部分责任。
以汽车险为例,前一年出车祸的人,隔年的保费就较高。有此规範,驾驶才会有动机小心 驾驶;或者就算出了点小事,也不随便出险,以免下一个年度保费大增。参考此概念,或许有机会把「不反对看病」的制度,变成「鼓励健康」。
不反对就医,更鼓励健康
作者: 王明鉅 医师
.台大医院竹东分院院长
.台大医学院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